; 首页; 明星转会85后大学生把青春和热血洒在金沙江畔
85后大学生把青春和热血洒在金沙江畔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秩名 日期:2019年09月15日
 

编者按:白鹤滩电站位于四川省宁南县和云南省巧家县交界处,装机总容量1600万千瓦,是仅次于三峡电站的全球第二大水电站。与金沙江下游已经发电的溪洛渡、向家坝和在建的乌东德四个电站总装机容量达4646万千瓦,成为国家能源战略布局“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点,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白鹤滩水电站的建设,对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优化我国能源结构、促进节能减排、提升我国装备制造能力和流域防洪减灾能力、助力库区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人民网记者走进白鹤滩电站建设一线,聚焦“大国工匠”。

85年出生的李英,来自宁夏海原。大学毕业进入水利水电行业,一晃就是12年。起步“溪洛渡”、成长“白鹤滩”,一直战斗在金沙江畔。有彷徨、有欢笑、也有泪水,甚至想过放弃。最终,他选择了坚守。

上大学,学的是水利水电专业,实战中却另当别论。李英,不断学习、积极向上、刻苦攻关、一路成长。如今,他已任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白鹤滩施工局工程技术部部长职务,带领团队攻坚克难、助力“大国工程”建设。

“白鹤滩电站规模属于“在建世界第一”。李英说,参与其中是幸福的,也是自豪的。

在工地现场,李英正在与施工工人就技术问题进行沟通。

成长:一步一个脚印从学徒到技术骨干

2007年,李英大学毕业就进入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一上班就被安排到溪洛渡电站建设一线质检部,主要负责地下厂房断面开挖。

“那时我天天爬钻爆台车,山洞里面空气很差,必须戴上防毒面具,一干就是两年。”李英说,每天下班从洞里出来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工作很单一、枯燥,但没觉得辛苦。

2008年,踏实肯干的李英被调到工程技术部,主要从事撰写“施工方案、工程量计算书、阶段性验收报告”等工作。

2009年,李英调到施管部,在这个岗位呆了一年。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令他终身难忘的事情。“有一次,在现场放样时突然听到异响,感觉不对立即通知同事快跑。”李英说,大概跑出50米,从上面掉下来有几方土石砸到他们干活的地方。

2010年,李英再换岗位,调到“还建公路”任项目部副经理。施工质量、施工进度和安全都要管,他说,这期间最大的收获就对大型工程有了一个系统的认识。

2012年,李英到了白鹤滩,任白鹤滩施工局工程技术部部长助理。2014年任副部长、2017年5月,升为部长。此后,李英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

“带团队主要是营造一个氛围,工作上严格把关,生活中把下属当成朋友,大家相处就会很和谐。”李英说,当副部长时相对简单,现在不光是考虑方案的成本控制,还要考虑人才的培养。

创新: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50余项

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白鹤滩施工局,主要负责白鹤滩电站右岸的施工,李英是这支队伍的中坚力量。

时光飞逝,一晃过去了七年。李英在这七个年头里,一路学习、一路成长,工作的压力之大常人难以想象。

在施工过程中,面对难题李英和他的团队并未止步。

白鹤滩电站位于四川宁南县和云南巧家县交界,金沙江边、高山峡谷,经常有横风扫荡。大风一来,风力很大、持续时间很长,属于大型工程施工的“天敌”。

一个叫“马脖子”的山坳口,是电站进水口所在地,在进水塔浇筑施工时,最初安装了两台M900塔机设备,主要用来混凝土浇灌时入仓。只要遇六级以上大风天气,塔机必须停止作业。当时,还没有能抗六级或以上大风天气的塔机问世。假如一个工序多次停工,将让整个项目工期推迟,接下来影响的是库区的蓄水和发电的时间的最初计划。

该怎么办呢?李英立即带领团队对当地天气和环境进行了认真分析,最后设计出了一套垂直下料水平布料系统。这套系统的应用,有效解除了“马脖子”大风天气对进水塔混凝土施工的制约,减轻了塔机的工作压力,节约了施工成本,降低了安全风险。最后,还获得两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

在这个“大国工程”施工过程中,难题一个接着一个。

右岸引水上平段,共布置有8条引水隧洞。原投标方案是采用2台钢模台车进行混凝土衬砌,衬砌的顺序是先进行支洞上游侧的衬砌,待压力钢管安装完成再进行支洞下游侧的衬砌施工。如此,两台钢模台车就需要安拆六次,安拆次数多了,对台车结构整体受力会有一定影响,模板面板之间的拼缝也不会太好,对质量安全都会存在较大隐患,同时也加大了成本支出。